故都•秋•遐想

river-lantern

在来北京前,我是不曾见过秋的 —— 至少我从未见过这样像断了翅的枯叶蝶般纷纷飘落的红叶。但不论有无红叶,秋日总是携裹这某些相同的落寞情怀悄然而至 —— 这点我在来北京前就已知晓了。

而这种落寞总是不期而至的:在清晨无言地喝着豆浆赶赴教室时,在午后熙熙攘攘而又漫无目的的人群中,在夜晚从图书馆归来时的冷冷月色下。这种落寞时而也会幻化成笑盈盈地挽着手经过的女子,或是三五成群大笑而过的少年,抑或是低着头匆匆走过的无名路人。这些不同的场景,不相关的人或事,由于某个不具名的原因,总是不时地侵扰着不曾设防的我。

故乡在南方,那里的秋日是没有红叶的。在那里,最先令我感受到秋意的往往是河灯。在初秋的夜里沿着河道散步,隔着仍旧苍郁的荔枝林总能隐隐见到对岸人家的灯火,那灯火在粼粼的河面的映照下显得格外苍白。没了夏夜的蝉鸣,隔岸的灯火都显得比以往更稀落,就仿佛从黑暗中漂来的几盏河灯,摇晃不定而忽明忽暗。我记忆里的南国秋意大概便止于此,止于那些缄默得仿佛要连时间都一同静止的暗夜河灯。

来到北京后,河流就很少再见到了。我甚至连小溪都未曾见过。北方的秋是一派迥乎不同的气象 —— 好似无止尽的红叶纷纷落下,以及虽无风也砭骨的寒意。这里的秋天是严穆的,就像枫叶落在故宫殿堂顶的碧金琉璃瓦上那样恢宏严穆。当然,我来到北京后还不曾去过故宫(光是课业就足以令我焦头烂额),而那恢宏的景象终归只存在于我的想象中。我依旧为着某个不具名的原因忙碌。

我何时才能真正看到那样的气象呢?我时常这么想着,而那些带着某种隐喻性的河灯也频频入梦。来到北京后的这些日子里,我也不曾思乡 —— 唯有那些故乡的河灯带着某种色彩欲言又止地造访我的梦境。那些秋夜里黯淡的光,虽然不曾带来多少温暖,甚至多少带着落寞的气息,却曾一直是我散步沿途的唯一的指引者。喧闹的人群和炫目的霓虹常常使我迷失方向,我需要在这样安静的河灯指引下缓步前行,哪怕承受更多的落寞。

还要走多久呢?还需要走多久,才能看到那样的景象呢?我数着河灯继续缓步前行。

鼓励一下
0%